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-小说77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

龙符 圣墟 情欲超市

第108章 观风月有感 2

      第108章 观风月有感 2

    “你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这是哪儿跟哪儿?陈樨很想摘下自己耳朵看看是不是装反了。苗淼又一鼓作气地说出了进一步震碎她三观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能跟我试试吗?”

    “试什么?”她保持着发怒前的木然。

    苗淼朝屏幕的方向一指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陈樨深呼吸道:“虽然我长得像巩俐,但是这不代表我要做如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像巩俐。”苗淼还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,“我也没说你是如意。想要做如意那样的事的人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樨决心收回之前对他的评价,他不是什么“可爱多”,更不是“小白兔”。他是个变态!

    她沉着脸在手机里翻找出朱焰的电话。

    当苗淼意识到她想要干什么的时候,电话已经拨了出去。他慌乱中想要夺下手机的动作登时收住了,索性带着破罐子破摔的决绝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朱焰那边是中午时分,她接电话时的语气犹带着宿醉后的昏茫。

    “陈樨,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在一个聚会上见到了你捡的好师弟!我好心带他看电影,他问我要不要跟他睡……”

    陈樨像点着了的炮仗似的朝朱焰一顿咆哮,苗淼眼神放空,仿佛说的不是他的事,只有腮帮子咬得死紧。

    远在大洋彼岸的人听清了陈樨极速但清晰的输出,她回应以同样的暴躁。先是一句亲切的国骂,然后是:“我是你妈还是他妈?他要破处关我屁事!你能帮就帮,不帮拉倒!对了……你自己破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滚你娘的蛋!”

    陈樨气咻咻挂断电话,同门就是同门,都不是好东西!

    苗淼扭头看了过来,电影那诡谲的光映照在他的脸上,那上面是同样诡谲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我师姐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同意,哪儿凉快待哪儿去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陈樨已经预感到他即将出口的危险发言,阴恻恻制止道:“不要学你师姐说话,否则她就没有师弟了!”

    苗淼听话地把半截话吞了回去。就在陈樨以为他迷途知返的时候,他默默把自己的手机推到了陈樨手边的茶几上。陈樨低头一看,只恨自己眼睛犯贱!

    那是一份体检报告单,上面的指标无不显示他是个十分健康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去检查检查脑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团每年都会做精神评估的,评估报告我也有。”

    这么听起来,有病的人似乎是她。因为她没有体检报告,更没有做精神评估。

    苗淼依旧坐得笔直,手乖巧地搁在腿上,眼睛看上去黑白分明。他身上有一种冰冷、刻薄、认真又偏执的劲儿。陈樨的心思却在短短时间内经历了震惊、想死、无语和好笑的洗礼。

    有机会她一定要问清楚,朱焰从哪里捡回来的奇葩!

    跟疯子计较只会显得她更疯,陈樨找回了平静:“来,说出你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总说要我打开我自己?”

    “可他们没让你打开别人!”

    苗淼想了想认真道:“你很好,我不讨厌你。你讨厌我吗?”

    这倒也没有。

    陈樨发现疯子的逻辑很容易把人兜进去,她摸着自己的下巴说:“假设我们睡了……注意,我说的是假设。事后你会怎么处理我们的关系?你是打算跟我发展一下,还是从此不再联系了?”

    “你要跟我联系?”苗淼流露出些许惊讶。

    好了,陈樨已经知道他的答案是后面那种。

    此刻,浮现在陈樨脑海里的人竟然是她的好同学展菲。展菲正沉浸在一段大学夕阳红的恋情中,她和他男朋友是一对欢喜冤家,两人不断地在吵架、和好、腻歪、又吵架之间反复循环。

    多么庸俗,多么让人羡慕!

    迄今为止,陈樨看得顺眼的男人里,那个从不跟她吵架,处处包容她,转头就和前女友相爱相杀的便宜前男友就不说了。眼前的这两个,一个似乎可以为她做任何事,唯独不肯睡她;另一个只想跟她睡一觉,却不会为她做任何事。

    天知道,她只是想谈一场正常的恋爱,体会一段庸俗的男女关系!是她不适合还是她不配?

    她再度绝望地磕起了瓜子。苗淼看了她一会儿,竟也捡了几颗她摊放在茶几上的瓜子,默默磕了起来。两人嗑瓜子的动静在无言以对的氛围中被无限放大,这声音仿佛盖过了呼吸心跳,盖过了电影配乐,形成了某种共振。

    要不是陈樨的手伸向茶几时摸了个空,她简直以为自己会在这种玄妙的声音里顿悟成佛。苗淼修长整洁的手在她面前摊开,掌心里卧着好些颗剥好的瓜子仁。

    陈樨有瞬间的动容,他会做这样的事,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。正想道谢,苗淼却合拢了手说:“你怎么连着壳放嘴里?瓜子不是这样磕的。”

    陈樨缓缓比了个大拇指:“不用说,你磕瓜子的本事一定是朱焰教的!”

    别问她怎么知道的。少不经事的日子,她没少跟这位师姐在KTV里磕瓜子瞎扯淡。她缓缓把嘴里最后一瓣瓜子壳吐在了纸巾里,心里想,如果遭遇奇葩是她的命运,那就干脆扼住命运的喉咙,再扒开它的遮羞布。

    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她身边都是奇葩,大概率她自己也不正常!

    有什么不可以呢?她确实不讨厌苗淼,至少他有年轻美好的肉体,还有……还有体检报告和精神评估证明!

    “试就试,完事了滚蛋!”陈樨抹了把脸,柔声对苗淼说:“答应我,别把这件事写进周记里好吗?”

    宋女士回到大厅,眼眸水亮,气定神闲地重新端起了她的红酒杯,一转头看见陈樨和丁恕英的弟子从地下室上来,两人一前一后朝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哟!火烧屁股地,你们这是要上哪儿去?”她拦下人问道问。

    陈樨贴着她的耳朵说:“等会儿吴老师一定会亲自会送你回去,你用不着我了,我找个地方跳罗密欧与朱丽叶的阳台会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