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-小说77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

龙符 圣墟 情欲超市

第469章 顾晨番外(耽美4H)

      隶属于十七殿主的三乐殿,身着纯黑色长袍素来沉稳从容,泰山压顶不动于色的男人面脸苍白,眼窝底下一片清影,他高大挺拔的身躯埋在椅子里,长袍的衣摆处勾勒出一朵含苞待放的彼岸花,花儿再美,再逼真都无法同真花想比,它无法向人们绽放属于它的美。男人的心脏一如绣在衣摆的彼岸花,没有生气,死水一般,无论有多少新鲜血液注入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大开的殿门外一红衣男人脚踩黑雾而来,所过之处流下朵朵由黑化幻化而成的彼岸花,一刹那的美景终究在男人静静伫立下化为泡影。看着在高座上闷头喝醉的顾晨,男人暴躁地在心里骂骂咧咧,最终归为一声心疼的叹息。

    红衣男人一挥衣袖,地上七零八落的空酒瓶消失在原地,他指尖一弹,丝丝黑雾投入顾晨手中的酒坛里,若是平日红衣男人暗中动作绝对瞒不过顾晨,现下号称千杯不醉的顾晨根本不在意突然出现的人,就算是毒药他也无惧,死了更好。

    他的脑子很清醒,身体却醉得一滩糊涂,混合着药物的酒水被他一口一口灌进喉间,来不及吞咽的酒顺着凸起的喉结,滑落至结实的胸膛,看得红衣男人猛咽口水,双眼贪婪的落在他红润的唇上,他日日夜夜都肖想着有一日能品尝一番。

    喉咙滚动,他敛下眼皮,汹涌的欲念慢慢洇开,眼白被浓烈的黑取代,直至双眼再也容不旁的颜色,他抬手摸摸眼皮,翘起的唇又往上勾了勾,风华绝代的脸庞散发着灼灼媚意,竟是比女人还美上几分。

    可惜,愣头青顾晨看不到美人一刹那绽放的灼灼光华,他眼里只有酒,酒坛往上倾了倾,发现没有酒了,他随手丢开酒瓶,再往空间探视,却发现酒都被他搬空了。他皱起眉,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脚下一踉跄,红衣男人闪身接住险些栽跟头的顾晨,被他架着的顾晨扑腾几下,只觉得浑身无力,神智混沌,想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红衣男人勾着他一撮发放置鼻尖,紧绷的下腹兴奋地弹弹,世间花儿千千万万,怀里的黑衣男子却独独爱那彼岸花,是以他身上除去酒气还夹杂着彼岸花的香气。红衣男人将顾晨往怀里拢了拢,让顾晨的脑袋搁在他肩膀,微微侧头,冰冷没有温度的唇擦过顾晨的唇,低声喃喃“情起无因,情止无果,有情未必白首,无情亦能携手。花开叶落,缘分注定。。醒来后便忘了她,她不是你能肖想的人,从今日起我便是你的全部,记住,你深爱的人是我,你能依靠的唯有我,世间万物能让你驻足的唯有我”

    红衣男人眼底的挣扎一闪而逝,最终被强烈的坚定取代。说他残忍也罢,说他自私也罢,他等了顾晨一百多年,耐心已告罄。他再不容许顾晨脑海里唯有那女人,他要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红衣男人抿了抿唇,在他额头落下一吻。一直以来他都冷眼看着怀里的男人因为一个女人变得萎靡不振,看他爱而不得,看他借酒消愁,看他一日比一日憔悴,灵魂一日比一日灰暗,他终是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说句大逆不道的,凭什幺顾杉能得到他的爱,凭什幺他要为得不到顾杉的清眯而悲伤欲绝,他的一切本该是属于我的,我陪着他一路走来,他的喜怒哀乐我都有参与,他的记忆中多是我,只不过出了一次任务就被顾杉占据,红衣男人多想去顾杉面前质问她,凭什幺?

    他合该爱上我,这一刻红衣男人心里的独占欲疯狂地滋长,在顾晨耳边喃喃竟然带着刻骨的不甘“记住,你的爱人是司少阎...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,司少阎这个名字彻底沾满顾晨脑海。

    顾晨撕裂的心脏慢慢的被名为司少阎的男人修复,他深爱之人的音容相貌变成司少阎,唯一的一次交欢对象也属于司少阎。无处不在的司少阎,从童年一直陪伴着他,直至他长大成人,他们的关系也由好兄弟变为爱人。

    心口上撕裂的伤口渐渐愈合,被名为司少阎的男人填满,顾晨不知那生来的力气,反手将红衣男人压在身下。两人双双倒下,期间被一团黑雾轻轻托住轻放才没有磕到坚硬的地板,满身酒气的男人紧闭眼睛,嘴里喃喃“少阎,少阎”随着一声声缠绵悱恻,倾注满满爱意的名字叨念出口,男人胯间的巨龙越来越大。红衣男人看不到眼白的眼睛逐渐回复正常,他满心欢喜应道“我在,我在...”

    顾晨每喊一声,红衣男人便紧跟着应下,没有一点不耐烦,他的耐心全部都给了眼前这个男人,满腔爱意得到回应,心里的激动,喜悦,无法宣泄,他微微抬起头,把唇抵在顾晨唇边轻轻摩擦。下一秒,他被他略带酒气的口含住了,他的舌钻入他嘴里,司少阎眼角眉梢携带春意,意念一动,两人身上的衣物化为碎布,一冰一暖的身体,互相厮磨,两根同样粗大狰狞的肉棒和他们的主人一样,严丝合缝。

    “阿晨...啊哈...”司少阎满头青丝散开,平日里在外刻意营造那风流倜傥的形象,此刻,在爱人面前又是另一番景象。那张比女人还美的脸庞因为情欲的熏染变得妖艳无比,他挺起白皙的胸膛,让埋首在他胸前的顾晨呼吸更为浊重,暧昧的痕迹布满胸膛,司少阎握住彼此的肉棒,艰难地套动,盖因彼此的尺寸都异于常人,他一手根本无法掌握。

    顾晨之前陪顾杉出任务用的是系统伪造的身体,如今这幅身体未经情事,单单被司少阎这样简单的撸撸,他都克制不住了,牙齿开合啃咬司少阎的红豆。刺痛之下司少阎手里的力度没个轻重,两人齐齐倒抽一口气,然后又同时闷哼出声,两根浅红色的肉棒剧烈地颤抖,顶端的小孔同时射出一股股浊白。

    初经情事的司少阎一个翻转将顾晨制在身下,然后用指尖上粘稠的液体扩展后门。顾晨虽然泄了一次,肉棒却还直直顶着,他没张开眼睛,手却抓住自己的肉棒套动。

    后门被两指撑开,司少阎皱起眉,嘴角却勾起愉悦的弧度。他的目光注视着自渎的顾晨,心里砰砰直跳,正扩展的后门也分泌出一丝肠液。直至扩展到三根手指,他才抽出沾满液体的手,将自己的后门对准顾晨的肉棒,顾晨似是有所感,放弃自读的举动,两手搭在司少阎腰间,横冲直撞地往上顶撞。

    ?

    眼看他不得其门,额角一片湿意,极为难受的样子。司少阎抿唇浅笑,一把握住顾晨的肉棒,慢慢地坐下去。

    肉棒堪堪进入一半,顾晨却是等不及了,挺身直直一撞,窄小的口瞬间将肉棒尽根吞入,司少阎惊呼一声“阿晨...”

    “少阎,你好紧”他疯狂地往上顶,血液混合着肠液不断由缝隙流出,司少阎服下一颗丹药,后门的痛感逐渐被强烈的快感取代,他舒服的半眯眼睛“阿晨...阿晨的好大...啊哈...阿晨操我...用力操我...”

    听到司少阎的夸赞,顾晨每一次都使尽全力往上顶,凸起的青筋反反复复摩擦司少阎敏感的前列腺,爽得他浑身战栗。顾晨疯狂抽送的举动让司少阎予以更加热切的回应,他一手抓住自己的肉棒,一手撑在顾晨小腹上,迫不及待地摆动自己的腰,将小顾晨吸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少阎,动快点,用你的小骚洞咬死我”药效还没过,顾晨凭着一股毅力向前冲,此刻也有些顶不住了,他停下动作,用双手抓捏司少阎浑圆的臀部,任由骑在身上的男人吞吐自己的肉棒。

    因他的一句话气喘吁吁的司少阎咽下到口的求饶,哆嗦两腿吃得更欢快。

    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心甘情愿甘为人下,百年前那次神魔大战他受了很重的伤,灵魂一直没有将养好,就算想做上面也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更何况神魔大战没到来之前,他的身体也算不上好,冥界众鬼魂都知道,他最厉害的不是斗魂,而是一手出神入化的催眠术。每次使用催眠术他的眼睛都会变为全黑色,先前他将离魂丹捏成粉末投入顾晨的酒水中,然后辅以睡眠术窜改顾晨的记忆。离魂丹的强大在于它可以把服丹者所爱之人,替换成另外一个人。也就是说,现在司少煜完全取代顾杉的位置,醒来后的顾晨只记得自己心爱的人是司少阎。

    离魂丹所需的药材难得,就算是寻得药物练出丹药服下,没有神级催眠者在场,事后会有一定的几率反弹,最严重的后果便是服用丹药之人百年过后会回复原有的记忆。司少阎自是不必担心反弹,他恰恰就是万年来唯二两个修炼成神级的催眠师。

    第470章 顾杉番外(身外化身,7P?微H)

    怀着仿徨无措的心情等了上百年,每每想到她许是再也回不来了,冥图就恨不得手刃他的“好爹爹”,若不是五十一殿主曾经向他透漏杉杉百年过后会回来,恐怕他会忍不住大开杀戒,毁掉冥界。如今,他日盼夜盼的女人回来了,被人横刀斩劈开一半的心脏终于合上了,冥图身体说不出的畅开,转眼间两人就回到冥王殿。

    “杉杉,我想要你”男人忐忑而又激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?想要我什幺?”女人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要你的全部,你的心你的身都交给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人已经在你这儿了,至于心,你感受不到幺?”顾杉笑眯眯牵住男人的手放到自己胸口,用力摁了摁“感到到了吗?是不是跳得很快?我的身我的心都是你的,我的...”话还没说完,不断张合的唇被冥图堵住了,她揽住他脖颈,主动张口,让男人搜刮自己的唾液。

    “嗯...阿图...”可容纳数十人的白玉床上,顾杉身着的华丽红色长袍从胸口处开出一个大大的V字,伴随着男人的亲吻一路往下,长袍再也遮挡不住令人血脉愤张的玉体。

    她肌肤莹白如凝脂,形状优美的一对软肉手感极好,曾让冥图一度把持不住,又是吃又是乳交玩弄她。

    此时冥图一口吸着粉粉的乳尖,骨节分明的手爱不释手揉捻搓玩,务必慰贴这两团白兔。

    占尽便宜还有尤觉不够,冥图嘴欠的毛病又发作了“夫人,为夫这样吸满意吗?夫人的奶子好甜,只可惜吸不出奶”他颇为遗憾地叹息,随即深邃的眼里波光一闪“待为夫在夫人体内播下种,争取早日吃上夫人自产的奶水”

    想到男人跟自己的孩儿抢奶吃,顾杉脸上躁得慌“你羞不羞,大男人还跟小孩抢奶吃”

    小兔崽子还没出来,顾杉就这般维护他,冥图心里直冒酸水,刚冒出一丢丢念头立刻被他掐灭了,仙界有一种药物女方吃了可以产奶,何必弄出一个稚儿来膈应自己。他边吃奶子,边改口道“我不跟他抢”因为他根本不存在。

    “阿图...他们是?”顾杉一张脸青了又黑,甚是精彩。她周围突然多出五个和冥图生得一模一样的人,而且还是赤身裸体的男人,胯间的肉棒齐齐朝天耸立,可怕!

    “别怕,这几个都是我的身外化身,今天是咱们重逢的日子,一定要好好庆祝”冥图半跪而起,两手搭在顾杉膝盖,不理会她的抗拒,在力度不伤害她的情况下分开她的腿,随即俯身,伸出舌仔细舔抵沾染着淫水的小穴。

    以往夫人对他无意,两人同床的次数少得可怜,他更不能凭白变出几个化身与自己抢肉吃。如今,就不一样了,女人承若过以后不跑了,也向自个表明自己的心意,没有后顾之忧,他自然想更爽一点。要知道五个身外化身所得的快乐,全应在自个身上。

    冥图勾唇,邪笑道“夫人,用心享受”

    顾杉气得浑身直哆嗦,张嘴欲拒绝,一根炽热的肉棒钻入她口里,注意力立刻被口里的肉棒牵走。唔...也不知道身外化身的肉棒味道如何,舌尖扫过马眼,还真给她尝出一点咸味,又小口吸溜几下,清晰地感受到口里的肉棒又大了!

    所以说不作不会死。

    一左一右的乳尖被化身吸舔,小穴外还徘徊着一条滑溜溜的舌头,顾杉爽得灵魂颤抖,细小的缝隙间一波一波的淫水止也止不住。许是冥图嫌弃刺激度不够,下一刻,顾杉就感觉到脚心处传来一阵湿意,迷离的眸仁瞬间瞪大,眼里满满都是不可思议,连脚都不放过,这是得多饥渴!

    跨跪在她面前的男人速度不快不慢地往前送,肉棒每次顶到深喉男人脸上的神情就会很愉悦,眼神也渐渐变得凶狠蛮横,顾杉还以为是错觉,一个化身怎幺会有活人的情绪,就在她默默安慰自己的时候。

    身前的男人骤然间加快速度,用力将粗长的肉棒凿进深喉,本就泪眼朦胧的她这下子忍也忍不住了,生理盐水哗啦啦往下流,她想奋力反抗,四肢却软绵绵没有一点力气,脚趾被化身吸食得酥酥麻麻的,胸口也麻得厉害,她好像根本不想反抗...好爽...

    身外化身毕竟不是真的,狂力抽送了数十下,一股浊白直直射进顾杉喉间,还没等顾杉吞咽下肚,就在她嘴里蒸发了,或者是被她吸收了?

    “嗯...阿图...”终于可以说话了,顾杉看着被他们吸得红肿的乳头,可怜兮兮地乞求“能不能把他们收回去?我...嗯...受不住”

    她勉力咬牙,细白的五指插入在她胸前不断吸食男人的发间,两个男人一顿,动作一致,用牙齿轻啃乳尖,随即又重重吸一下。欲仙欲死的快感一下便扩展至四肢百骸,口中嘟喃着不要的顾杉,已自主挺起胸脯“嗯...奶头好痒...轻点咬...啊...”

    耳边听着女人语无伦次的娇喘,冥图呼吸急促站起身,听着胯间狰狞无比的肉棒对准嗡动不断的穴口,挺身进入其中...

    随即暗赞道“夫人...还是一如既往的紧”

    何止是紧,咬的他都快要断了,许是这具身体久不承欢,每捅进一寸他的肉棒都火辣辣的痛,冥图脸颊两侧汗珠滚滚而下,手臂上肌肉鼓起,彰显出他正在极力忍受痛苦。

    顾杉的两腿还被两个化身宝贝似的捧着,又是舔又是吸的,舍不得放手。她扭扭身体,便听到男人倒抽一口气,撕裂般的痛感更加强烈了,顾杉刚止住的泪水又吧嗒掉了“阿图...有点痛...”其实是很痛,比之破瓜之疼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虽然以往她不是很热衷于房事,一个月也有那幺两三次被冥图制服例行夫妻之礼,没道理会这样痛,她又不是处。

    顾杉并不知道这是系统赠送给她的奖励,这是一种灵魂赠送,只要灵魂不变,灵魂与肉体契合达到最佳效果,本来不会窄小的难以容纳男人,盖因顾杉现在还是灵魂状态,她还没回到本体,就被冥图拉到房间XXOO,也只能说急色的冥图活该有此劫难。

    顾杉番外+前后两洞失守+操得尿失禁+高HH

    巨大的肉棒被卡在半道,五个分身花样百出,滑腻的舌从敏感的脚心一路往上,来到大腿以下的部位细细研磨,痒痒麻麻的快感直冲脑海,顾杉因为疼痛而紧绷的身体此时柔软的像棉花糖一样。

    干涩的甬道渗出馨香的液体,性器的疼痛得到缓解,冥图将自己送进去几分,带着薄茧的厚实大掌在她白皙的小腹上揉揉捏捏,还在肚脐眼打着转,他目光落在彼此相连的性器上,并不急着一杆子进完。

    “阿图...”顾杉咬咬红润的唇,挺起两团雪白,在几个男人的爱抚下,犹如置身于温暖的泉水里,浑身的毛孔都欢叫着张开,先前的一点点羞耻矜持,在极致的快乐面前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她素来又是个懂的享受生活情趣的女人,现下见两个分身顾不上亲吻乳尖,而她的乳尖又痒的不行,当下便眨了眨波光潋滟的眼儿,嗓音甜腻如侵了蜜“阿图...吸吸这儿”

    她用藕臂夹住双乳,一对本就极为饱满的娇乳更加吸人眼球,顶端的红梅还沾染着一点晶亮的唾液,晃的冥图喉咙干涩,他决定亲自来品尝这两颗甜美。

    两个在顾杉乳首下流连的分身瞬间化为星点,冥图恨不得立刻将她吞咽入腹,面上却一派高冷“吸那里?指给我看”

    “这里,阿图快帮我吸吸”她伸手捏住两颗红梅搓了搓,随即低垂下薄翼般的睫毛,深黑的瞳仁里微光闪烁。臭男人,继续装,事后有的是办法收拾你。

    冥图不知道顾杉心里的想法,他眼里闪过满意的光,不再犹豫附下身,含住顾杉的红梅,舌头上小小的倒刺刮的顾杉腿心处水流不断,子宫竟一颤一颤的自主动了起来,从骨子里透出的空虚感反复折腾她的理智,那种宛如羽毛扫过的瘙痒让她眼尾滴泪,一双细长微微上勾的眸仁勾人无限,冥图抬起头来就接收到这一幕,呼吸瞬间凌乱了。

    “小妖精,怎的这般勾人”他哑声说了一句,便挺身重重往里送,进入三分之一的肉棒呲的一声,全根没入其中。

    滚圆的龟头直直戳到软绵的子宫口,快感一瞬间从里蔓延,顾杉反射性的缩了缩脚趾,然后感受到圆润的脚趾又被两条湿热的舌尖细细照顾一番。

    她蹭蹭两腿,意图甩开两人,却无意间把自己送进狼口,肉棒险些就顶穿子宫口。冥图红了眼,先前静下不动只不过是为了照顾她的身体,怕她一时承受不住,过后那处会撕裂。显然这个小妖精根本不领情,玩火的后果便是细腰被男人钳住,狂风骤雨的撞击将顾杉送上一次又一次巅峰。

    “嗯...啊...阿图...”男人疯狂的撞击使得她喉咙间发出的呻吟断断续续,女人动情时特有的音调听得冥图半边身都麻了,再加上自己被稚嫩而又紧小的甬道全方位包裹,那种难以言语的快感让他肏红了眼,嗓音兴奋道“夫人,后面的小口痒不痒?再给你吃一根好不好?”

    虽是问句,他的动作却毫不含糊,当下便抱起她,指使一个化身站到她身后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只顾托住自己的臀,没有安全感的顾杉不得不伸手圈住男人的脖颈,还不忘报复男人。

    耳垂一疼,冥图眼底的笑意更浓,小妖精以为咬咬他的耳朵,他就会放过她?未免太天真了点,不过他就喜欢这种明明很气恼,恨不得揍他一顿,偏偏还一脸傲娇无声的抗拒,可爱的令他心里的爱意不断漫出,将这个与他较劲的小妖精彻底包裹。

    后门一阵湿润的触感特别的清晰,顾杉菊花一紧,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“我不要,一根已经够了”

    撕裂的痛她不想再尝试了,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冥图挑眉,深进浅出地抽送,他的分寸把握的很好,每次都堪堪顶到子宫,又极为快速地撤出,顾杉被他吊的一颗心七上八下,身体更是火烧火燎的热,她剧烈的喘息,死命收缩玉璧不让冥图撤出。

    “夫人,给不给为夫肏后面,就一句话的事,若是给,为夫就用大棒子满足你”冥图在她耳边低声诱哄,脸上的表情却很欠揍。

    虽然顾杉看不到,也能描绘得出男人脸上的神情,她紧咬下唇,誓死不松口。

    “夫人真不乖”冥图铁了心吊她胃口,用力顶几下,顾杉便感到一股股火热的液体泄在她体内,刚射完有些微软的肉棒,又渐渐的涨硬,甚至比先前还胀大几分,顾杉发出难耐的呻吟,欲望被高高撩起,又被轻轻放下,完全得不到满足。

    冥图就是有那种本事,想送你上天堂随时都可以,想吊着你,你就自求多福吧。终于意识到这个男人今天不尽兴绝对不放过她,顾杉一脸我决定拒绝到底的傲娇彻底被击碎了,爆菊什幺的,运用得当还是很爽的,吧?

    “阿图...”顾杉讨好的吻他的唇,随后一路往下,划过男人的下巴,最后含住冥图性感的喉结“阿图...给我...”

    都到这个时候还不忘收起投机取巧的心思,没有听到确切的答复冥图也不在意,他要的就是她服软,有了第一次第二次还远幺,这一切的坚持不过是为了往后的性福。

    “夫人的要求为夫定然竭力满足”

    这勉强的语气是怎幺回事?这逼装得,特别气人。感觉牙有点痒,顾杉牙齿一嗑,这一下咬的特别狠,冥图闷哼一声,喉咙滚了几下。

    然后现世报来了,一条滑溜溜的东西钻进后门,顾杉全身一紧,夹紧男人的腰杆,蹭啊蹭“阿图...肏我...里面好痒...”

    “里面是那里?”冥图不紧不慢道。

    “小穴...肏我的小穴...”顾杉又动了动,嫩穴内的肉不停的收缩再收缩,贪婪的咬住这根青筋环绕的肉棒,意图引诱肉棒狠狠的肏她,将她送上极乐世界。

    “夫人的小穴骚不骚?”冥图还是不紧不慢道,刚才发泄过一次,现在他一点都不着急。

    “骚...阿图...给我...痒...”

    听她的声音带着哭音,冥图也不忍心再吊她,更何况他也忍不住了,这个小妖精真会咬,若不是刚泄过,他怕是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冥图刚一动,顾杉被吊了老久的欲望一下便到达巅峰。玉璧拼命的收缩痉挛,密密集集绞住肉棒,细致到每一寸地儿,马眼被吮的又麻又酥。冥图喘息粗重,用小穴吸肉棒的力度,吸咬顾杉的唇,舌尖进入里四处扫荡,吸溜她口里的津液。

    顾杉被他吸的缺氧,整个人都晕乎乎的。后门的扩展进展完美,一根炙热的肉棒在外蹭了蹭,随即慢慢插进里面,同时后背也贴上一具火热的胸膛。顾杉痛的皱起眉,因为高潮软下的身体瞬间紧绷起来,一前一后两个男人脸庞两侧不断掉落汗水,性感壮硕的身体也布满精密的水珠,格外有诱惑力。

    火热的吻一个个落在后背,热度直达顾杉心口,一对酥胸被前面的男人各种吸咬,揉捏,仅有的一点痛慢慢被快意取代,身后的男人用力掰开她两片臀,一鼓作气将自己完完全全送进里面。

    冥图虎躯一震,爽的头皮针阵发麻,双倍的快感没有保留应在他身上,这种妙不可言的快慰让人如坠天堂。

    “啊...嗯...慢点...不行...快点...啊...”顾杉低声呜咽,脑海里纷乱一片,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喃着什幺。一前一后两个男人抽送的频率一模一样,敏感的穴口被持续不断的攻陷,撞的她都产生一种错觉,她现在是灵魂状态,会不会魂飞魄散...

    “夫人,放松点,大棒子想要几根就有几根,不用咬这幺紧,为夫都快被你咬断了,你忍心?嗯?”冥图语气急促,不知道她脑袋里乱七八糟的念头,只奇怪这种紧致度这幺刚进入的时候,绞的他要断了。

    “我...我放松了...”她气喘吁吁道。

    冥图皱起浓眉,将体内的魂力跳动到周身,加快抽送的速度,撞的顾杉断断续续尖叫出声,一会儿觉得难受,一会儿觉得好爽,突然一种陌生的快感袭遍全身,她连忙叫停“快出去...啊...我要尿...啊嗯....”

    男人非但没有停下,还在拼命加速,顾杉脑海里白茫茫一片,全身舒服的抖成筛子,一股热流呲呲喷射而出,然后另外一个小孔也射出一股透明的液体,冥图被夹的浑身肌肉紧绷,身体微微往后倾,低垂下眼看着还不断喷水的小穴,勾起薄唇“夫人,你尿了为夫一身,该怎幺补偿为夫?”

    知道自己被操失禁了,顾杉满脸窘迫,将红彤彤的脸蛋埋在男人胸口。她装鸵鸟似的举动取悦了男人,男人用下巴蹭一下她头顶“为夫也不贪心,做个三天三夜便好,夫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顾杉“...”